山风幼儿园校车司机

上一个司机已经被我干掉了,我是不会放你们下车的!(≖ᴗ≖๑)

【翔润】世界上另一个我-05

两人道别之后,樱井翔走在回奶奶家的路上,开心得快要飞起来。他甚至选了有点绕远的那条路,准备从奶奶家后门进去。快到家的时候看见夜晚的向日葵都垂下花冠变成一个个的花苞,明明从小就知道这种性格热烈的植物到了晚上就会变得垂头丧气起来,却从来没注意过。大自然真是神奇呢,樱井翔一边感叹一边开门走进去。

夜晚的院子也变得安静起来,白天里争先恐后生长着的花花草草都隐匿在了黑暗里,只有几声蝉和蛐蛐的鸣叫。樱井翔突然想起白天看到的杂色的月季花,借着屋里的光,他小心翼翼的摸索了一阵子,终于在车库前面找到了它们,“果然什么时候都很美啊这种精灵一样的花”,樱井翔直起腰,仿佛农作物丰收的农民一样再次感叹起来,“今天真是神奇的一天呢,车库?”

这个车库本来是放舅舅的小型货车的,大一点的SUV就放不进里面,后来舅舅也搬到都内以后,车库就变成杂物间了,平时一些旧家具啊干活的工具啊自行车什么的都往里面放,不过最近自己来了之后都没有打开过,奶奶家也没有什么要忙的农活了。

奶奶喜欢纸刻,儿女们都成家立业之后就没有成天忙里忙外的了,爷爷去世之后奶奶的日子过得更加平淡了,于是拾起了年轻时的爱好,和活动中心的爷爷奶奶们成立了一个纸刻兴趣小组,每天和大家一起研究新的图案,交流心得,所以车库也闲置了很久了。

少年有一点好奇车库里面现在是什么样的,正愣神儿呢,奶奶突然从楼上下来了:“小翔回来了啊?”

樱井翔回过神来:“啊,我回来了,奶奶还没睡吗?”

奶奶温柔的笑起来:“等小翔回来就睡啦。”

“对不起啊奶奶我回来的太晚了。”几乎是立刻就道歉了。

“不用道歉啦奶奶没有等你很久啊,我平常不一直都睡得晚吗,老年人都这样的,不用在意的,去洗澡睡觉吧,你们年轻人才是,要多休息才好。”

樱井翔一瞬间有点不好意思,他心想自己也真是的,跑出去玩也没跟奶奶说几点回来,让奶奶这么大年纪还打着精神等自己这么久,心里有点酸酸的。虽说没人会责怪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自己在意的人,一旦自己察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的时候,总是会觉得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果然是还是自己太敏感了吗。

像是那奇妙的一个晚上真的起了作用,樱井翔心里憋着的一口气真的消散了。

这几天又在下雨,樱井翔坐在阳台上给朋友二宫打电话的时候,说自己在奶奶家暂时回不去了,乐队排练的事要是耽误了就等他回去补上。结果对面似乎是在打游戏好像根本没有在听他说什么。

“nino?”樱井翔试着喊了一声。

“啊……你之前不是打过电话了吗怎么又打过来了跟个老妈子似的……啊!可恶!”

听见对面哔哔哔gameover的声音,他有些哭笑不得,他左手不经意的抠着门上掉漆的地方:“我可能要待得久一些了,可能暑假结束再回去吧。”

结果对面还是那种懒洋洋的调子:“啊知道啦……你放心好了,交给我吧。”

挂了电话之后,樱井翔拿了把伞塞上耳机走出了家门。奶奶不在家,说是活动中心来了一位教授纸刻的匠人,奶奶兴致很高,起了个老早就在准备东西,吃完早饭就在客厅转悠,看着快到时间了就笑意盈盈的出门了。

雨势并不大但似乎没有要停的样子,樱井翔漫无目的地走着,时不时停下来看看路边的花花草草,路上只有零星几个匆匆往家赶的行人和呼啸而过的车辆,不知不觉走到了道路尽头的山的入口。他从来没有来过这座小山,从下面往上看海拔其实并不高,只是有些陡峭,但人工修造的小路掩映在枝枝杈杈之间,看起来很容易攀登上去。樱井翔一步步往前走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里,山上的树木显得青翠欲滴,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建在山上的神社。走了大约半程,樱井翔站在雨里往山下望去,那些向日葵好像更震撼了,下雨也丝毫没有衰颓的迹象,热烈的明黄色仿佛把空气都蒸的温暖起来。樱井翔有些恐高,虽然山路看起来十分安全,但是内心还是有些不安,周围什么人都没有,冷风钻进领口,生出一股寂寥的味道。下雨天爬山的二傻子可能只有自己一个吧,他忍不住想起几天前的下雨天晕倒在书店的自己。

他想到这里笑了起来,抬眼的瞬间,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如果这时候身边站着松润就好了,这样的景色果然还是要和人分享才好。

樱井翔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下山的时候雨奇迹般地停了,南方天空里有光透出来。他把伞放好,去鞋柜上面的架子上找了几把钥匙,他想去仓库找找家里有没有自行车,等天晴了松润一起骑车去那边爬山。

其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这个事情,为什么自己所有的所见所闻想要和松润分享,大概是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合拍的朋友,是新鲜感吧,还是想更多的认识他,也许是自己患得患失的性子,已经不想什么东西再被夺走了。

他试了几次终于打开了仓库门,自行车果然就放在一进门的地方,这样就可以骑车去爬山了。

仓库里东西很多,除了门口这一块,后面几乎是堆得老高了,凭着好奇心,樱井翔从里面扒出了一个坏掉的儿童沙发,一个旧柜子,里面甚至放着他小时候的涂鸦本和玩具。樱井翔觉得很神奇,这些东西奶奶居然还留着。

他蹲在地上看着涂鸦本上小时候画的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各种涂鸦,还有自己宝贝了很久坏了还舍不得扔的玩具钢琴,忍不住想起自己小时候的调皮样子,笑了起来。

直到他翻到仓库最后面,看到一个包装严密的大包,这个体积还有形状,怎么看,都是一架钢琴。


评论
热度 ( 4 )

© 山风幼儿园校车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