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幼儿园校车司机

上一个司机已经被我干掉了,我是不会放你们下车的!(≖ᴗ≖๑)

【翔润】世界上另一个我-04

乡下的夜晚很安静,整条街几乎没有人。

两人站在学校门口望着初级中学的牌子,樱井翔问道:“这是你母校吗?”

“是的。”

“我们……为什么不白天来呢?”

“白天有组织活动的社团,而且白天很容易被发现,没办法翻墙。”

“翻墙?没想到松本你一副好学生的样子居然也会翻墙。”樱井翔又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樱井桑不也是伪装不良的大学霸嘛,彼此彼此。”松本润说完,身手敏捷的完成了跳上台阶翻过栅栏稳稳落地这一动作,站在樱井翔对面对着他笑出一口乱牙。

樱井翔一耸肩,跟着跳进了校园里。

两人看着不远处值班室的灯光,做贼一样的从教学楼侧面一个锁坏了的门溜进去,一直上到四楼松本润才停下来。

“琴房就在这一层了”,松本润给樱井翔指了指最后那个教室,“过去吧。”

“你看起来是老手了嘛居然连这边锁坏了都知道。”

松本润没说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咔哒一声打开了门。

樱井翔:骗、骗人的吧!

“你怎么会有钥匙?”樱井翔已经不知道是该感叹还是惊讶了。

“我老师以前给我的,还没来得及还给他。”说完松本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顺便把门从里面反锁上。

樱井翔跟着松本润走进了这间教室,这实际上是个音乐教室,讲台旁边放着一架钢琴,黑板上用白色的油漆画着五线,突起的符点在月光下闪着光。松本润打开了讲台这边的灯,仿佛灯光下的这一方天地就是一个舞台。

“樱井桑试试吧”松本润说。

樱井翔有些日子没有碰到钢琴了,可当他把手放在琴键上的时候,仿佛钢琴在回应他一般,整个人被笼罩在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中,他试了几个音,发现没问题之后,开始了自己久违的演奏。意外的没有选那些炫技的曲子,空荡荡的教室里响起那首经典的《beauty and the beast》,灯光下的樱井翔收起了总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金属材质的耳环闪闪发光,仿佛身上的T恤短裤也变成了礼服,脚下的地板也变成了众人瞩目的舞台。

松本润有些愣住了,他以为总是毫不掩饰自己情绪的,有着一点点中二病的这个少年,说自己喜欢钢琴,只是随便说说。他看着正在弹琴的那个人,想起这首曲子所描绘的那个故事——所有不可思议的相遇都是注定的。起起落落的音符如山间溪水在林子里腾起雾气,恍若梦境。

然后他加入了这场演奏,还好自己记得歌词。

还是那一把温厚夹杂着青涩的奶茶音,突然加进来的人声让樱井翔心里一动,手里却没有停顿地去配合松本润的歌声。似乎还残留着一些变声期的沙哑,随着音调的起伏的歌声时而低沉时而明亮,他从讲台上拿了一根粉笔,站在灯光的边缘,右手像拿着指挥棒一样拿着那根粉笔,甚至还鞠了个躬,樱井翔抬眼一看笑得不行,松本润开始还一脸严肃像模像样地指挥,后来被樱井翔带的两个人笑得浑身颤抖。

松本润的指挥是跟爸爸学的,其实也没有正儿八经像授课一样让老爸教,自己耳濡目染的,基本的技巧也都会了。老爸也挺想让自己走这条路,但是不太愿意让他接触钢琴,虽然没有明确的告诉他不要学琴,但是在他看来,自己每次摸琴老爸都不是太高兴。在松本润八岁以后的世界里,需要他照顾情绪的有很多,但是能够为了谁违背自己原则的,只有爸爸一个了。爸妈在他八岁的时候离婚了,因为一些很严重但是他至今都不知道的原因。

他不知道老爸为什么不让他学钢琴,为什么突然要在院子里种向日葵,为什么总是时不时地叹气,为什么在某个特定的日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喝一地的啤酒罐,为什么那么强势开朗的一个人,眼里却总是盛满了疲惫。

两个人笑完了曲子也差不多结束了,樱井翔突然站起来清了清嗓子说:“下面由我为大家演奏blabla圆舞曲,有请我们的特邀嘉宾松本先生来为我们献上一段精彩的指挥。”松本润也配合他变得正经起来,拿着那根粉笔翘起了小拇指。

然后两个人又是一顿笑。

樱井翔突然弹起了一首曲子,这首曲子听小叔弹过几次,觉得很喜欢就找小叔要了谱子自己学会了。它像娓娓道来的一个故事,婉转抒情,调子特殊得却让人过耳不忘,所以几乎是一个开头,松本润就听出来了,这曲子是不是在哪儿听过……很熟悉但却很模糊。

没有管那么多,松本润迅速投入了自己夸张又专业的指挥中,他站的笔直,上身微微前倾,闭着眼睛一边憋笑一边佯装深情,引得樱井翔一抬头看他就忍不住笑,最后两个人不知道被戳到了什么奇怪的笑点,一个趴在钢琴上一个蹲在地上笑个没完。

“行了行了我小肚子都要笑抽筋了,在书店遇见你还以为多不苟言笑的一个人,你小子太能装了哈哈哈”樱井翔捂着肚子说。

“樱井前辈也是啊,没想到还挺认真的……有人!趴下!”松本润看见了从楼梯那边照过来的光,一边小声提醒樱井翔,一边飞快的把灯给关了。两人轻手轻脚地挪到钢琴后面的位置蹲着,过了大约五分钟,一个巡逻的值班保安经过,检查了一下发现门窗都锁着之后嘀咕了一句:“刚才的光哪儿来的,车灯吗?”两人蹲在钢琴后面舒了口气,幸好北面窗户外是公路。

等保安走远之后,樱井翔腿都蹲麻了,他站起来揉了揉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哇都快十点了诶,咱俩在这儿待的时间还挺久的嘛,对了哦你小子居然敢开前辈的玩笑,我本来就是认真的好吗!”

“前辈对不起啦请原谅!”说完一脸假正经的对着樱井翔鞠了个躬,樱井翔也配合的咳了咳,“鉴于这位后辈认错态度良好,原谅你了!”说完两人对视一眼又开始笑了起来。

“回去吧”樱井翔说,“也该休息了。”

两人收拾好教室锁好门后,又原路返回爬出了校园。回去的路上两人蹦蹦跳跳的一边揪着路边的草叶子一边聊天,快走到松本润家的时候,他突然说:“樱井桑的钢琴弹得真的很不错。”难得认真的表情。遇见认真夸奖的樱井翔突然有点害羞,他抓了抓头发:“啊……是吗,谢谢啊,松润。”听见“松润”二字的松本润一愣,樱井翔接着说,“我以后叫你松润行不行,你也别老樱井桑樱井桑的叫了,直接叫名字吧,都是朋友了嘛!”说完他被自己小小的震惊了一下,瞬间捂住了嘴偷偷看了松本润一眼,“啊失礼了,不行就算了。”

松本润看见他的小动作,忍不住偏开头一笑,正过脸来看着樱井翔的眼睛,“怎么不行,sho桑。”

说完自己也脸红了一下,不过大晚上的,谁都没看见。

评论
热度 ( 4 )

© 山风幼儿园校车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