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色优托品

山风幼儿园校车司机

【翔润】世界上另一个我-03

不会这么巧吧,樱井翔这么想着,沿着小路朝着那片向日葵花田走去。

好像真的是他想多了,花田太大了,从奶奶家院子这边一直延伸到西边的小山坡上,想要一眼看见人在哪里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去年这里有向日葵吗,好像没有吧,记不得了。

晚饭的时候,樱井翔想问问奶奶钢琴的事,后来一想还是算了,既然父亲想处理掉钢琴,那自己可能永远也见不到它了,问了也无济于事。

于是他话锋一转:“奶奶,我想问一下,咱这边有没有姓松本的人家啊?”

正在盛饭的奶奶身形一僵,瞬间恢复了原样。

“小翔问这个干什么啊?”

“我有个叫松本的同学好像老家在这里,正好去找他玩。”樱井翔有点忐忑,他非常希望答案是肯定的。

“这样哦,是有一家叫松本的。”奶奶的表情似乎放松下来。

第二天清晨樱井翔起了个大早,沿着后院那条小路一直跑到山坡再跑回来,按照奶奶告诉他的地址,找到了松本家。

刚想敲门的时候,有人开门从里面走出来。来人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性,短发,削瘦,戴一副无框眼镜,头发有些杂乱,眼神显得温柔又有些疲惫。

“您好!请问……这里是松本润的家吗?”樱井翔问道。

“你是……”

“我算是是松本的朋友吧……”樱井翔并没有什么底气。

“我是松本润的爸爸,请进来坐,小润正在收拾屋子,小润——你朋友来找你了。”说完松本先生朝外面走去,“我去趟超市,先去家里坐吧,失礼了。”

松本润听见声音迎出来,两人在这里看见彼此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樱井桑,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想起来了!你奶奶家原来是这里吗?”回到这里的松本润似乎变得活泼起来,脸上满满都是笑意。

“是啊我昨天刚到,你才是,老家是在这里啊,店长跟我说你回家帮忙了我还以为暂时见不到你了呢!”樱井翔毫不掩饰自己的欣喜,钢琴消失了的悲伤仿佛都因为两人的相见而烟消云散。

“院子里的向日葵真漂亮啊。”

樱井翔上楼的时候一眼就瞥见了后院里的那丛向日葵,那些花儿被打理的很好,周围没有杂草,长得也整齐。

松本润放下汽水和点心,“这些是我爸爸种得,他平常不让人碰,总是一个人在照顾那些葵花儿。”边说着边坐在樱井翔对面。

“那外面那些呢,大片大片的望不到头。”

“那些我就不知道了,从我小时候就有了,可能爸爸觉得那边的那些好看才往家里种得吧。”

两人正说着话,大概是松本先生回来了,楼梯上传来脚步声,然后旁边房间的门被拉开又关上,过了一会隔壁响起了钢琴的声音。

“叔叔会弹钢琴啊?”樱井翔坐直了身子,突然眼前一亮。

“啊是的,我爸爸是作曲老师,他说他研究生修的是指挥,他会好多乐器,但是最喜欢钢琴。”说完松本润从架子上拿了一本谱子丢给樱井翔,“他不爱让我进琴房,可是我还蛮喜欢钢琴的。”

樱井翔翻开那本薄薄的乐谱,这些曲子大部分都是小样,但是不妨碍它们充满着灵气。樱井翔跟着哼哼了几句,像发现宝藏一样开心地问道:“这些都是叔叔的作品吗?太棒了!”松本润用力地点了下头,边在旁边看着樱井翔全神贯注地翻着乐谱,边给他介绍曲子的由来和创作时间。

“你也喜欢钢琴啊”,樱井翔仿佛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小叔教我弹钢琴的事吗?”

“嗯。”

“小叔的钢琴不见了。那架琴放在奶奶家,这次我回来就不见了,呵,肯定是那个人处理掉了吧,家里不让有钢琴,我只能在学校偷偷地练习,以前暑假的时候还能来看看它,现在,啊啊啊他究竟为什么这样啊真是想不通!”樱井翔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樱井桑,你想练琴吗?”松本润突然抬头看着他。

“嗯???”难以置信。

“晚上你过来找我,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了。”

评论
热度 ( 8 )

© 虹色优托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