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幼儿园校车司机

上一个司机已经被我干掉了,我是不会放你们下车的!(≖ᴗ≖๑)

【翔润】世界上另一个我-02

脑洞有点野了啊啊啊啊不管了看的不爽就打我吧

———————————————————————————————

“ma-tsu-mo-to-jun,缩写是MJ啊,和MichaelJackson缩写一样诶!”樱井翔有点兴奋,松本润不说话只是笑。

接下来樱井翔发现,松本润就是他隔壁学校高一的学生,甚至两个校园的操场只隔了一道防护网。

“我好像没见过你啊。”

樱井翔顿时来了兴致,他往上挪了挪身子,松本站起来帮他把床摇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往他腰后面塞了一个枕头。

“我初中结业了才过来的,课下的时间也都在书店打工,所以……”松本润垂下的眼睛里看不出更多的情绪,樱井翔也识趣地没有继续问下去。

又是一片沉默,过会儿点滴也打完了,护士过来拔完针又检查了一遍体温,一切正常,病床上的人被夸了句年轻人体格真好,低血糖加上高烧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松本润在一旁弯了弯嘴角,樱井翔不好意思地转过头笑了起来。临走的时候,看起来接近三十岁的护士姐姐语气温柔地提醒在旁边坐着的松本润可以回去了,这里由他们负责就好。

道别的时候,樱井翔向松本润道谢,让他帮忙谢谢店长。然后樱井突然想起了那张初版的CD:“松本,能不能帮我留着那张 CD。”

松本润把刚要开门的手放下:“我帮你问一下店长,顺便知会一下CD的主人,老先生同意了我自然给你留着啦,放心吧。”是强装成熟又略显稚嫩的语气。

“谢谢。”

松本润走出住院部大门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什么,转身又走回了病房,轻轻推开门的时候,樱井翔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樱井翔被雷雨声吵醒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放着一把格纹的折叠伞,旁边压着一张纸条和一些零钱,纸条上写着:明天可能还会有雨,打车回家吧,别忘了吃早饭。——松本。

窗外雷雨交加,樱井翔有点想哭。

雨势一直到了下午才渐渐转小,出院的时候护士问了问怎么也没有家人来接,提醒他等雨停了再走吧,樱井翔说父母都太忙了,自己回去就行。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从庭院到门口的距离,虽然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樱井翔还是特地撑开了那把格纹伞,像是要汲尽这来自陌生人微乎其微的好意,一点点都不能浪费。

从门口的花盆下摸出备用钥匙打开门,樱井翔走到玄关这边。听见声音,坐在沙发上的父亲从报纸里抬起头。

 “哟,去哪而呆了一夜啊,还知道回来啊。”语气像平常一样,冷淡又饱含恶意。

樱井翔停顿了一下,左手攥住袖子挡住还有些发青的针眼,快步向楼上走去。

樱井翔在家的时候总是尽量避免与自己的父亲见面,因为只要二人相见就意味着要吵架然后不欢而散。父亲总是单方面的提出自己的要求,樱井翔有时候会当做没听见,说得过分了就不顾一切地反驳他。他在心里提醒自己,当耳旁风就好了,那些有的没的。但是那个人说出口的,是语言吗?是文字吗?是刀子来的吧,当自己以为上一句已经消化好了,下一句却更加锋利。所以当刀子刺过来的时候,不反抗是会死人的。

母亲永远在忙。秉承着舍小家为大家的集体主义精神,或者说,为了钱吧,像今天一样,还是在外面出差没回来。一周能见一次面就不错了,更别提管事。就连上次染了黄头发做出抵触的样子给她看,她也只是说,黄色挺衬肤色,适合你。

想到这里樱井翔加快了上楼的脚步,关上房间门之后,几乎一秒都没有耽搁,他着手收拾起了行李。把所有的唱片都锁进柜子里,保证万无一失后,他带齐了衣服和钱,剩下的,就是要和那个人说了,要去奶奶家的事。

晚饭依旧是阿姨做的,看着餐桌上几乎要冻结空气的两个人,阿姨像以往一样没有留下吃饭,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小时候父母工作忙,小樱井翔每年的暑假都是在乡下奶奶家度过的。奶奶家有一架钢琴,是一个小叔叔的,这个小叔叔是奶奶的远房亲戚,家里出了意外就剩他一个,算是在奶奶家长大的。从樱井翔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小叔叔就是音乐学院的学生了,那家钢琴据说是小叔叔的老师送给他的。而他现在弹得一手好琴也完全得益于小叔叔给他的启蒙,那时候才华横溢的小叔叔在他眼里完全就是偶像一般的存在。

后来等樱井翔长到十岁左右的时候,小叔叔突然不见了,所有人都对此闭口不提,而年幼的樱井翔看到的是,钢琴盖子上全是杂乱的划痕。

一顿仿佛坐在欧洲宫廷里那种长餐桌两端用餐的晚饭过后,樱井翔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我想,去奶奶家过暑假。”

出乎意料的,父亲竟然同意了,甚至还让他带点礼物过去给奶奶。樱井翔很诧异。实际上因为那架琴,自从他上高中之后就再也没有单独去过那边。而这次,一方面是不让儿子因为没有人看管再去什么乐队,另一方面……

钢琴不见了。

樱井翔回忆着这一路:从家门出来,去到书店,几番推脱之后把医药费交给店长,然后发现松本润并不在店里,从店长手里接过CD之后,得知松本润回老家帮忙播种向日葵去了,带着一点欣喜和一点失望,打车去到车站,坐上新干线,在车上吃了点东西小睡了一会,下了车乘巴士一直到奶奶家门口,把礼物交给奶奶,安顿好之后,就直奔放着那架钢琴的房间。

现在他站在门口,望着格局改了钢琴却不见了的房间,有一瞬间的愣神。然后他检查了其他几个房间,都没有发现钢琴之后,他好像有点明白父亲为什么这么爽快地答应让他来这里了。

又是这样啊,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将自己的所爱夺走。

樱井翔脑子里有一根弦,被悄悄乍起的愤怒摩擦出刺耳的鸣响。他打开通往后院的门,望着蓝的有些刺眼的天空,径直穿过后院的花花草草和喧闹的蝉鸣。

走出门之后,他看到了盛夏里如同骄阳一般热烈的,大片大片的向日葵。

评论
热度 ( 10 )

© 山风幼儿园校车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