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色优托品

山风幼儿园校车司机

【翔润】世界上另一个我-01

cp: 翔润sj 都是高中生 叛逆黄毛翔x书店打工润

大概是一个毫无保留表面叛逆内心却十分照顾他人感受的不良学霸和一个细心温柔十分克己却有太多隐忍的软切黑的故事

犹豫了很久的脑洞,也不知道会不会坑。可能会ooc,尽量避免。

———————————————————————————————

傍晚,沉积了一下午的大雨终于落下,小书店的门廊下挤满了没带伞的上班族。在抱怨着天气的一众皮鞋高跟鞋之间,一双棉质室内拖鞋尤为显眼,拖鞋的主人站在最外沿,风吹进来的雨点毫不客气地打湿了他的左肩,抬起手遮了遮,发现根本无济于事之后,他拨开几个人推开了书店的门。

书店规模并不大,可能是下雨的缘故,客人并不少,几排延伸到屋顶的书柜间或站或坐着几个看书的小朋友和青年人。或许是淋了雨让他感到有些恍惚,樱井翔不自觉的往考试资料那边走。

“松本接待一下客人”店长的声音让他顿时清醒,名叫松本的店员应了一声朝着樱井翔走过来。

“您好,请问需要帮助吗?”

“我想随便看看,请问音乐类的杂志在哪边?”被这个有些厚重又带着鼻音的奶茶一样的声音吸引,樱井翔边说话边抬起头,入眼是一个看起来年纪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人,浓眉大眼的长得有些压迫感,微笑着张嘴说话时露出的歪歪斜斜的牙齿又把这部分压迫感中和掉了。

系着豆绿色围裙的这个书店店员还是蛮有亲和力的,樱井翔跟着心情都变的舒畅了一些,他抬手摸了摸有点发热的双颊,边随着松本的指示来到了第一排书柜的最里面。音乐类的杂志摆在最左边,刚想伸出手余光却被一摞没摆放整齐的书册吸引住了,他蹲下身,从里面抽出了一张CD,是一张初版的老牌知名音乐人的专辑,他眼前一亮,问旁边正在整理的人说:“店里还售卖音乐CD的吗?”正踮着脚往上面放书的松本啊了一声,抱歉地笑笑,连忙解释说:“不好意思啊,这是一位老先生今天刚送来的书,说是放在店里寄卖的,还没来得及收拾,不知道里面还夹了一张CD。”“那可以卖给我吗?”,他抬起头。樱井翔一直在网上找这张专辑,奈何年代太久远根本买不到了,没想到在这间小书店能遇见,所以他没有掩饰自己期待的眼神,兴奋地站了起来。

可能是站的猛了,下一秒松本看着他晃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继而倒了下去。店长和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松本一边让大家散开让空气流通一边招呼着店长通知医院,然后立刻蹲下检查了一下他的呼吸和心跳。发现都还算正常后,松本晃了晃躺在地上的人,发现体温确实高的有些不正常。

樱井翔再次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他艰难地睁开眼看了看窗外,天已经黑了。头还是昏沉的没有实感,他举起手拍了拍额头,转头的间隙,左手上冰凉的流动感和右边门上长方形小窗的亮光让他意识到是在医院。

门打开了,有人进来,他清了清嗓子想问问自己怎么回事,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完整的音节。喉咙肿了。来人打开了床头灯,把热水壶和一份粥放在床头柜上,樱井翔发现是那个系着围裙的店员,叫松本的那个年轻人。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松本按下了床头的按键,询问道,还是不急不躁的语气。

樱井翔摇了摇头,指指自己的嗓子,露出询问的眼神。

松本起身倒了杯水说:“你在书店晕倒了,然后送到医院,医生说你是高烧加上低血糖,嗓子有点发炎,给你挂了退烧药和葡萄糖,需要通知你的家人吗,你身上什么也没带也不知道该告诉谁。”他看着病床上的人坚决的摇了摇头,眉毛拧紧了一些,透着浓浓的不快。松本闭了嘴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顺着樱井翔的视线,看着窗外黑沉沉的,没有星星的夜空。

医生过来检查了一下樱井翔的状况,说是烧已经退了但还有一些炎症,让他过会儿把药吃了,嘱咐他好好休息,告诉他明天再观察一下,没事的话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等到医生走了之后,松本照顾樱井翔把药吃了喝了水盖好被子,然后就坐在床边从旁边的帆布包里掏出一本推理小说看了起来。

樱井翔还是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外面什么也没有,于是他转头盯着松本,一动不动的。松本感觉到他的视线,抬头问他有什么需要吗,得到摇头的否定回答之后继续埋头看他的书。

樱井翔很无聊,他盯着松本垂下的浓密的眼睫,脑子里回想起从家里跑出来之前的事情,心情往下沉了一分。“医药费怎么付的?”他用嘶哑的嗓音突然开口,松本一愣,不紧不慢地说:“不用担心,是店长付的,我留在这负责照顾你,毕竟你晕倒在我们店里。”说完他笑笑继续低下了头。

    空气中弥漫着自然的沉默,暖黄的灯光打开这一角的黑暗。

“明天……或者后天……我会把钱拿给店长”,樱井翔实在是睡不着,“你不好奇吗?”他盯着松本店员的眼睛问道。

松本干脆放下了手中的书,换了个正经的姿势看着樱井翔:“好奇什么?”

 “我为什么穿着居家服什么也没带就跑出来,还晕倒了”,樱井翔敛下视线看了看自己扎着针的左手,说到这里他有些自嘲地笑笑。

“洗耳恭听。”松本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樱井翔仿佛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他在松本的身上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安心,也或许是面对着陌生人本来就比较好说出口,他把经营公司的精英父母总是逼他学习管理,而他却一心向往音乐学院的事情告诉了松本,这次也是因为父亲没收了他珍藏的古早唱片,所以和父母冷战,两天只喝了房间剩的半瓶咖啡,后来还夜里爬上屋顶吹了半宿的冷风。他还给松本指了指自己的耳环和染成黄色的头发,说不是为了特殊或者好看什么的,只是他们越不想让我变成这样我偏要叛逆给他们看。

松本说,还蛮帅气的。

“后来我问我爸把那些唱片放在哪里了,我都跟他保证我不去社团了,可他告诉我说扔掉了!”樱井翔激动得有些破音,“所以我就推开他跑出来了。”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一直在听不大说话的松本问道。

樱井翔直直的望着天花板,叹了口气,“明天回家拿了钱还给店长,嗯……想去乡下的奶奶家待几天,高中最后一个暑假了,我的名字是樱井翔,你呢?”

话题转的有些突然,松本反应了一下:“松本。”

“全名。”

“松本润。”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虹色优托品 | Powered by LOFTER